首页 > 书库 > 《奥洛尔年代记之日轮低语》无锡奥洛尔 同人女 奥洛尔年代记之日轮低语主角是滕博,依莎敏的小说

奥洛尔年代记之日轮低语

奇幻连载中

奥洛尔史官新书《奥洛尔年代记之日轮低语》由奥洛尔史官所编写的奇幻风格的小说,主角滕博,依莎敏,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就像法滕博所预料的一样,他所提审的几个人,似乎都是日轮遗族中的死硬分子,软硬不吃。无论是许以后路,还是严刑拷打,都一点用没有,被

阅文集团|更新:2019-07-21 18:04:54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奥洛尔史官新书《奥洛尔年代记之日轮低语》由奥洛尔史官所编写的奇幻风格的小说,主角滕博,依莎敏,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就像法滕博所预料的一样,他所提审的几个人,似乎都是日轮遗族中的死硬分子,软硬不吃。无论是许以后路,还是严刑拷打,都一点用没有,被

《奥洛尔年代记之日轮低语》免费试读

就像法滕博所预料的一样,他所提审的几个人,似乎都是日轮遗族中的死硬分子,软硬不吃。无论是许以后路,还是严刑拷打,都一点用没有,被打得遍体鳞伤甚至丢掉了三个手指都半句话没说。

法滕博无力地坐在那里,看着面前被锁在叉型架子上的男人,走到旁边的酒桶旁,炭火烤得他多少有些口干舌燥,他从酒桶中接了一杯淡金色的酒液,一饮而尽,然后苦笑道“朋友,何必呢,我们也不是什么恶鬼猛兽,后路和前路都给你找好了,到底有什么,让你仍然迟疑着?”

那男人只是盯着法滕博,一双眼中仍没有那种拷问时,最重要的濒死感,如果对方几近濒死,心理防线最弱的时候,简单地套话就能得到些信息。可是现在,没有任何这种趋势。

“阁下,莱平伍德庄园的酒送到了,请问。。。”

就在这时,一个身着制服的选召骑士敲了敲门,直接走了进来,看着满脸怒容的法滕博,急忙低下了头。

“莱平伍德庄园?我没订酒啊,”法滕博愣了一下,随后似乎突然反应过来些什么,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把他们的车夫叫过来!”

没几分钟,一个短衣长裤戴着草帽的男人走了下来,草帽遮着他的半张脸,所以年龄看不真切,不过从那光亮白皙的下巴来看,他甚至可能不到二十岁,看起来太过年轻了。

“您好,法滕博阁下。”一声不卑不亢的问好,让法滕博在这一瞬间知道了来人的身份,对方绝不是车夫或是脚夫之类下贱的人物,而是一位来和自己见面的,莱平伍德的人。

“我是五人议会北方大区的负责人,雪月二十三日,刚刚听闻海默施陶芬阁下想要联系五人议会,我就过来了。”

法滕博强压着自己心底的震惊和恐惧,挤出一张笑脸“雪月二十三日是您的名字么?我该称呼你为雪月还是二十三日?”

“二十三日就好,当初米拉阿姨给我起名字的时候偷懒了,进了五人议会之后这个名字还算有点辨识度,所以就没改,”二十三日微微一笑,稍稍抬起草帽的帽檐,看到那个锁在叉字架的男人“您找我有什么事情么?”

“是的,二十三日阁下,我们的探子查到了帝国东南有一股武装力量正在进行整备,再加上我们最近查到了不少所谓日轮遗族的窝点,肯定要和贵处做一下接触的,”法滕博走到门口,推开门“走,出去谈?”

二十三日摆摆手,走到那个被锁在叉字架的男人面前,看着他身上黑红色的伤口“是不是一句话都没说?”

法滕博点点头。

“这样,我们去您的地牢边逛边聊吧,”二十三日笑了下,走出门外,门口有一个看起来七八岁的小姑娘站在那,而二十三日直接牵起她的手。

“呃,您带着这样一个小姑娘,逛地牢合适么?”

“不碍事不碍事,她见这些东西多了去了,”说着,二十三日直接把那个小女孩抱了起来,而小女孩则直接摘下二十三日的草帽,戴在了自己头上,二十三日的脸,露了出来。

那是一张温婉柔和的脸,白嫩得像是个十多岁的小女孩,那张脸上挂着如太阳般的微笑。黑色的柔顺短发贴在头顶,蓝绿色的双眼像是一双宝石,又像是两潭湖水,满溢着万顷波光。说他是个男人都有些过了,二十三日看起来,顶多也就是一个十六七岁,分不清男女的少年。

法滕博在看到二十三日的脸的一瞬,脑中一阵恍惚,不知想起了何处的谁。但是随即就收敛了心神,整理好了表情“走吧。”

两个人踱着步走进了地牢阴暗的走廊中,二十三日时不时看一眼坐在他肩上那个白嫩的小姑娘,而小姑娘基本上每一次都摇了摇头。

“法滕博阁下,之前负责和您联络的是十一世,有些事情咱们还是要交接一下,”二十三日脸上是那副仿佛会馆服务生般的笑容,和他身上破破烂烂的车夫服装显得很是不搭对“我就开门见山了,就遗族问题而言,毕竟世道太平我们的生意也好做,但是有个条件。”

“什么条件。”

“如果可以的话,在开战之后,我希望能和陛下见上一面。”

“这是你个人的请求还是五人议会的意思?”

二十三日一笑“当然是我个人的,如果是五人议会的意思的话,就不是我来跟您谈了。”

“好,我尽可能帮你安排,”法滕博点点头,他没想到这个年轻人提出的价码并不是那么的不可接受“不过,你刚刚说到开战,你们已经能确定那个什么日轮遗族要打仗么?”

“是的,准确地说是入侵奥洛尔,他们自称鲜血日轮,纠集了近五万遗族,出走那木妥五年,现在部队在规模上不比南北两大帝国小,如果真的开战的话,这边未必能占到便宜,”二十三日突然停了下来,看着肩头的女孩,而那个女孩则直直地指着一个瘫坐在牢房里的男人。

二十三日指着那个男人“阁下,方便我看看么?”

“嗯,您请。”

说罢,旁边的卫兵小跑过来打开了锁,二十三人走了进去,抬起男人的下巴,看到了一双发红的,如同蛇目的一双眼。

“没错就是他了,阁下,您审问里面那位徒劳无功估计就是这位的功劳,”说罢,他从兜里抽出一把折叠水果刀,一脚踢倒那个男人,没等他反应过来,就把水果刀刺进了那个男人的左眼。刀子刺进去的一瞬间,男人另一双犹如红色灯火般的眼睛熄灭了,而里面的审讯室中,则传出了杀猪般的叫声。

“痛觉分摊,这位还是个比较高级的遗族呢,”二十三日拔出那把小刀,看着在那里挣扎着,却无法挣脱铁链的男人“法滕博阁下,我们依旧会为您提供术式制品和用于遗族的专门药物,如果您需要像这小家伙一样的遗族协助的话,请去对面的酒行,会有人和您接触的。”

说罢,不知何处传来了咕咕的声音,他抬头一看,是肩头的小姑娘捂着肚子,一脸幽怨的看着他。

“哈哈,法滕博阁下,似乎已经不早了,我们要回去吃午饭了,祝您的审问顺利。”

依莎敏恩坐在流水花园餐厅的一脚,一如既往地享用着自己的下午茶。

自从她的哥哥和姐姐都死于横祸之后,她便忙碌了起来,原因倒也简单,他的父亲想要找一个能力足够又愿意入赘夏普鲁特家的年轻人,给依莎敏恩做丈夫。

于是,依莎敏恩便每日都一个人捧一本书,或是带一套纸牌,在流水花园的角落里等着父亲给自己安排的相亲者的到来。实际上,愿意来的多数男人,都是被她父亲看上前途,又愿意入赘的。相亲这一步,实际上只是为了尊重依莎敏恩的选择,让她自己决定她未来的丈夫。毕竟将来过日子的,不是勋爵本人。

她读着一本她不甚喜欢的戏剧,讲述的是将近七百年前尼尔斯皇帝反抗奥斯洛尔德的总教会,最终建立佛罗萨克斯帝国的故事。本来,她更喜欢在这里玩上一会儿牌,可是自从上一次大风刮走了她很喜欢的一张牌之后,她便不再准备在这里玩牌了。

依莎敏恩一边翻着书一边神游,她这样身着一套看起来就知道价值不菲的丧服的大小姐不是那么好接近的。没人知道这样年龄的女孩到底是丧偶、丧父还是家里死了别的什么人,贸然上去搭讪估计不会有好果子吃。

就在这时,有一位众人眼中的勇者走了上去,在女孩身边微微躬身,低声道“您好,请问是夏普鲁特小姐么?”

依莎敏恩听到这个轻柔的声音后,急忙合上书,直起了身子,嘴角微微挑起露出一个姑且还算撩人的微笑“嗯,是我。”说完,她开始打量起了身边这个比自己大不了几岁的年轻男人。

一张女人脸。

这是她对这个年轻人的最深的印象。

年轻人身穿的正装就是很常见的定制正装,没什么好稀奇的,他的身材也多少有些纤细,依莎敏恩心里甚至在想如果给他套上一件自己的裙子,看上去一定极其合适。

“您好,我是莱平伍德的雪月二十三日。”

“奇怪的名字,你的父母似乎不是很喜欢起名嘛,”依莎敏恩笑道。

二十三日拉开了椅子,坐了上去,也笑起来“是的,这个名字多少还是给我带来了些麻烦的,不谈这个了,您吃点什么么?”他招手叫了下远处的服务生。

“姜茶和咖啡蛋糕就好。”

“那就要一壶姜茶,加上一块六寸的咖啡蛋糕,”二十三日对刚刚走到身边的服务生道,随后又转回到依莎敏恩这边“您喜欢战争相关的戏剧?”

依莎敏恩合上书,放到桌角,摆了摆手“倒不是喜欢吧,描写战争的戏剧都太过残酷了,个人来讲还是更喜欢那种甜腻的爱情故事。”

“战争故事因为残酷,才是所谓的战争故事,”二十三日接过服务生给自己倒好的姜茶,往里面加了两块蜂蜜晶糖“不过,好的战争故事的作者,骨子里都是憎恨战争的。”

“哦?”依莎敏恩被这句话吸引了注意力,把目光从面前的姜茶移到二十三日脸上“此话怎讲?”

“因为怨恨战争,才会将它最残酷的一面写出来,”二十三日喝了口姜茶,从胸前的兜中掏出帕子擦了擦额头“有尸横遍野,有血流成河,有父亲失去儿子,妻子失去丈夫,婴孩失去父亲,这样的故事才是战争故事,以战争为主题的故事。您不喜欢这样的故事对么?”

“是的。”

“那您为何要支持鲜血日轮呢?”

这句话仿佛一道惊雷,响在依

《奥洛尔年代记之日轮低语》 免费阅读章节

章节在线阅读

《奥洛尔年代记之日轮低语》精彩评论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奥洛尔史官)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滕博,依莎敏)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奥洛尔史官)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奥洛尔年代记之日轮低语》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滕博,依莎敏),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