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火影之不祥之人》火影后宫 立场倒换 火影之不祥之人T吧

火影之不祥之人

二次元连载中

是鹿君啊新书《火影之不祥之人》由是鹿君啊所编写的二次元风格的小说,主角迪达,甘之若,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影部的生活比想象中的更严酷,在不出任务时,每个人都蜷在阴暗冰冷的房间里进行忍术,体术,乃至幻术方面的训练。训练的过程无疑是残酷艰

阅文集团|更新:2019-11-07 09:54:13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是鹿君啊新书《火影之不祥之人》由是鹿君啊所编写的二次元风格的小说,主角迪达,甘之若,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影部的生活比想象中的更严酷,在不出任务时,每个人都蜷在阴暗冰冷的房间里进行忍术,体术,乃至幻术方面的训练。训练的过程无疑是残酷艰

《火影之不祥之人》免费试读

影部的生活比想象中的更严酷,在不出任务时,每个人都蜷在阴暗冰冷的房间里进行忍术,体术,乃至幻术方面的训练。训练的过程无疑是残酷艰苦的,而每一个人却都对此甘之若饴,因为每一次提升都直接相关着自己的实力,直接影响着自己下一次任务能否成功,自己能否活着从战斗中脱身。

每进行完五次训练——也就是每隔五天,影部的人就要执行一次任务,这次任务算是试炼能力的一个关卡,有时,这个任务是村子里绝密的刺杀,有时在村子里比较太平祥和时,这个任务就是在地下二层中央的擂台上抽签两两生死对决,二者选其一,只有胜利者才能走下擂台。

迪达拉面无表情地从床上坐起来,他被分配到全然陌生的房间里,房间的布置很简单,简单的甚至有些简陋,周围除了一板硬床和冰冷的石壁外,就只有一个平角椅子。昨天训练得来的伤口已经差不多愈合了,他低头将昨晚睡前新缠着的绷带一层层扯开,上面零星沾着血液。大致的洗漱后,他和另外一些沉默的忍者一同匆匆走到餐厅,在简单吃了些东西后,他走向自己的训练室,这个训练室其实很陈旧了,原主大概也死了很久了,他第一次来的时候曾被那满是刻痕的训练室的门惊艳住了,那是一个无名忍者累累战功的勋章,而现在,这里的门被安装上一个新的,他推开门走进去。

今天训练他的首领仍然是戴着不允许摘下的鬼面,那鬼面冷硬得就如同冰冷的顽石一般。

“今天的内容是体术。”

迪达拉抬头看着首领身后巨大的棺木,有些疑惑。

接着,首领的手往棺木上一拍,棺木上似乎随着他这一拍凭空画出来一个古怪的图腾。

“青龙,接下来的战斗是不死不休,不死不休——你懂吗。”

他说罢缓缓后退,棺木开启,推开它的是一只苍白的手,接下来出现的是苍白的胳膊,苍白的脸,苍白的身体,苍白的人。

那是一个中年男人,此时此刻睁开眼木然地望过来,双眼里没有一点眼白,呈的是一片死气沉沉的漆黑,诡异无比。

不死不休。

接下来那中年男人弯身,一具木质傀儡出现在面前,他双手操控着傀儡。

只听得“唰”的一声,尖刀出鞘,黑暗里傀儡移动的“咯吱咯吱”声分外刺耳和诡异,由远及近,仅仅只是须臾。迪达拉反应过来,苦无瞬间出手死死挡住攻势,而那傀儡却似乎有无穷的气力,压制着他,将那尖刀越贴越近。

“咔嚓。”

仅仅是轻微的一点动静,便让这生死之争有了诸多变数。

迪达拉勾唇。那尖刀上的裂痕越来越大,终于,傀儡的机械手臂被他径直卸了下来。而与此同时,那手刀里空心的一截手臂中突兀地飞出两根铁钉,正中他心口!

被卸了手,也没有任何反应吗。

迪达拉不可置信地低头,鲜血从胸前滴落,流出一道长长的线,他一手按着伤口,一手再接再厉,将傀儡彻底劈开。

当真是用了极大的力。

顺着原本就深可见骨的裂痕,傀儡终于倒下,操控者仍是面无表情的站在一旁。首领举起手,拍了拍,一下,两下。中年男人慢慢重新走进棺木,乖顺地将板子自己合上。里面再无声息。

首领转身离开,意味着试炼暂时告一段落。迪达拉在黑暗里熟练地包扎伤口,绷带在胸口纵横交错的伤痕上缠了一圈又一圈。

鲜血从绷带上渗透出来。

凛在门外刻下第二道划痕,迪达拉扶着墙壁苍白着脸,在黑暗里却慢慢扬起了唇角。

殷红的鲜血支持着他一路滴到了训练室门前,他一步步磨到门口,打开门,是外面久违的夕阳,面具后的他在这个村子里也只算一个若有若无的陌生人和旁观者而已。他看到了黑土,似乎是刚执行完她今天的任务回来,她自那天后的任务都恢复了正常,作为下忍的她并没有被编入新的队伍,而是在旧编制里孤零零地修剪修剪花草,找一找胖虎离家出走的肥猫,诸如此类,做一些琐碎任务。

黑土站在夕阳下走向她回家的路,背后,迪达拉戴着面具站在一片阴影中看。不知何时,两人命运的线竟从一个交点出发渐行渐远,一个生活在阳光下,一个挣扎在黑暗里,截然相反。

一滴鲜血滴落在地,没有引起任何人的关注。

“我还活着。”迪达拉一个人喃喃低语,只有全身上下因为训练而生的零碎的伤口,与心头蹿上来的某种酸涩不甘情绪,才能刺激到日渐麻木的大脑。

……

“谁?!”

随着飞段这听起来并不友好的一声低吼,绿色瞳孔的家伙终于从暗处出现,他看上去更不友好,口罩像再不斩一样严严实实地遮挡住鼻子以下的所有部位,但这可遮掩住他不满的嘀咕声。飞段听力还是相当不错的,他当即站起来,沾血的镰刀大喇喇地指着来人。

“什么?你刚才好像是在说"这小子有什么用"是吧。你居然敢这样称呼邪神大人的信徒,不可饶恕!”

在飞段眼里,这个奇怪的人脚下突然松动了一块,紧接着一个更奇怪的生物出现了,脑袋两侧是两片捕蝇草般的叶子。

“嘛,是挺桀骜不驯的,所以才交给你。”

“桀骜不驯?像之前那几位一样?”角都似乎是嗤笑了一声,紧了紧两臂的肌肉。

“他有不死之身,很耐揍,你大可以放心。”

飞段站在高处,一脸懵逼地看下面两人旁若无人地谈话,很快,他的懵逼变成了被忽视的不爽,接而进化成对亵渎邪神大人传人的愤怒,正当他忍不住要按照惯例斜斜一笑,念几句台词动手时,角都突然抬头,随意问了句。

“喂,你要不要加入晓。”

绝笑了笑,慢慢退后隐于黑暗,果然,下一刻飞段便勃然大怒地跳下来,镰刀轰然砸下。

“那么,你要不要成为邪神大人祭品的一员?”

章节在线阅读

《火影之不祥之人》精彩评论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是鹿君啊)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迪达,甘之若)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是鹿君啊)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火影之不祥之人》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迪达,甘之若),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