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剑与杖之歌战争的游戏》 娘受 剑与杖之歌战争的游戏LOLI控

剑与杖之歌战争的游戏

奇幻连载中

独家完整版小说《剑与杖之歌战争的游戏》是我倔我自豪最新写的一本奇幻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汉博,拉西奇,书中主要讲述了: 发白的气孔昭示着又一个黎明。 汉博睁开眼,头顶是发霉的石板,身边是恶臭的空气。幸好,每天只有醒来的一刹那才能嗅到。 胃肠在咕噜噜

阅文集团|更新:2019-11-21 18:51:25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独家完整版小说《剑与杖之歌战争的游戏》是我倔我自豪最新写的一本奇幻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汉博,拉西奇,书中主要讲述了: 发白的气孔昭示着又一个黎明。 汉博睁开眼,头顶是发霉的石板,身边是恶臭的空气。幸好,每天只有醒来的一刹那才能嗅到。 胃肠在咕噜噜

《剑与杖之歌战争的游戏》免费试读

发白的气孔昭示着又一个黎明。

汉博睁开眼,头顶是发霉的石板,身边是恶臭的空气。幸好,每天只有醒来的一刹那才能嗅到。

胃肠在咕噜噜的打架,汉博爬起来喝了一大口水。距离狱卒送饭,还要到中午。

汉博像个老人一样,慢慢挪动到了石台前,端端正正的坐在木墩上。面前是众多的诗篇和游记,尽管五年来他已经翻阅过了无数次,却必须要像第一次打开一样“兴致勃勃”,这可以让他不会被饿的抽搐。

可今天怎么也静不下心来,头上的王宫大殿传来了急促的脚步声。昨天听狱卒嘟囔,似乎,正在发生战争……可那与自己有什么关系呢?作为被废黜的王子,除了拉西奇和利威,谁还记得自己呢?再坏还能坏到哪里去呢?

如果不是惦念着母亲……对了,母亲长什么样子来着?只记得她有和自己同样的黑发,还有那双充满怜爱的眼睛。

母亲走了多久了?汉博抬起头看着墙上斑驳的划痕,已经十七年了。

那时候的一家三口是多么快乐啊,带着金冠的父亲会抱着自己在王宫里到处乱跑,给自己抓鸟,陪自己看蚂蚁,一起捉弄强装严肃的卫士。稍大一些后,又教导自己习武,那时候所有的宾客都会赞美自己是个“聪敏的王子”。

不知道是哪一天,母亲消失在生活里。他哭闹时,第一次被父亲责打。

以后,那个趾高气扬的女人住进了母亲的房间,戴上了母亲的冠冕。她和母亲一样是黑发,却有一对冷冽的蓝眼珠。

有一天,拉西奇告诉他:他的弟弟出生了,叫阿博。又有一天,拉西奇告诉他,他的弟弟又出生了,叫布拉斯。

汉博想找他们玩,却被推出了房间。汉博想送出从王家猎场好不容易攒下的礼物,却被推出了房间。

流言在王宫蔓延,据说红发的阿博和布拉斯才是正统的继承人,因为父亲也是红发。

汉博的房间被换的越来越小,距离父亲越来越远。往日前呼后拥的卫士们,只剩下了母亲的仆人,拉西奇和利威。终于有一天,那个女人告诉他,以后要称阿博为兄长,懵懂的汉博答应了。直到几年后,他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他被剥夺了继承人的身份。

那也好吧?被阿博和布拉斯摔坏了心爱的玩具、撕碎了美丽的诗集,甚至被一边骂着“杂种”,一边被打的鼻青脸肿,汉博只能这么安慰自己。

因为他知道,每当这个时刻,王宫三层的窗口,总有一双蓝色的眼睛盯着他。

他要活着!为了母亲活着!当母亲回来时,他会有一个哭诉的温暖怀抱。当母亲回来时,不会见到一个孤零零的坟墓。

“聪敏的王子”变成了“懦弱的汉博”。人们这么叫他,好像在叫一条狗。

五年前的一天,他被士兵从王家猎场里抓回来,那个女人死了。

利威和拉西奇挨了鞭子,在众多宾客面前。阿博和布拉斯冲向他,他在泥土中翻滚。

再醒来,就到了他只远远看过一眼就忙不迭跑开的,王宫地下最深处的监牢。

《剑与杖之歌战争的游戏》 免费阅读章节

《剑与杖之歌战争的游戏》精彩评论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我倔我自豪)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汉博,拉西奇)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我倔我自豪)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剑与杖之歌战争的游戏》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汉博,拉西奇),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