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红窗月孤眠》冷雨敲窗孤眠愁 全文阅读 红窗月孤眠娘受

红窗月孤眠

古代言情已完结

《红窗月孤眠》是祎旻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红窗月孤眠》精彩章节节选: 新婚后的第三日,是为归宁省亲的日子。 这日一早,筠华身侧的人便是开始忙碌起来,一分也是不敢懈怠。 墨昶虽是对于筠华冷冷淡淡,似乎

|更新:2020-01-03 18:53:34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红窗月孤眠》是祎旻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红窗月孤眠》精彩章节节选: 新婚后的第三日,是为归宁省亲的日子。 这日一早,筠华身侧的人便是开始忙碌起来,一分也是不敢懈怠。 墨昶虽是对于筠华冷冷淡淡,似乎

《红窗月孤眠》免费试读

新婚后的第三日,是为归宁省亲的日子。

这日一早,筠华身侧的人便是开始忙碌起来,一分也是不敢懈怠。

墨昶虽是对于筠华冷冷淡淡,似乎是筠华的事情皆是不闻不问的,但许也是顾忌着苏氏的面子,该有的东西也是一应

俱全,王府的人倒也是不敢懈怠。

筠华与墨昶上了会苏府的马车,市井之音透过车窗传入筠华耳中,墨昶身上淡淡的龙涎香萦绕在车内,带着一身冷冽坐于车内,闭目端坐。筠华倒也是习惯了墨昶的沉默不语,自己亦不是个多话的,素手轻挑开了车帘,带着隐隐热气的

微风扑上面来,发间的流苏颤颤而动,发出些许声响。

筠华瞧着街上人来人往,大抵皆是中原人,与在大漠之时满目胡人的景象大不相同。

马车稳稳停下,墨昶睁眼时,便是见着筠华嘴角上引的浅笑模样,自己却也是一笑,不过随即消散了就是了。

待筠华微微回神去瞧墨昶时,墨昶神情已然是淡漠,径直下了车。

筠华只装作没瞧见,亦是跟着下了车,才开了车门,便瞧见墨昶转身朝自己伸出手来,筠华只是会心一笑,就着墨昶

的动作,稳稳落地。

苏府的管家早已是候在门口,瞧见筠华与墨昶过来,忙不迭地进去通报。

苏黎见着筠华与墨昶一道进来,见着筠华面上的浅笑,心中的担忧隐约少了些。

“臣参加湛王、湛王妃。”

筠华见状,想上前拉着苏黎行礼的身子,但是身侧的墨昶却是先一步阻止了苏黎的动作。

“苏将军不必多礼。”

众人落座后,苏黎见着筠华面上依旧是浅笑,没得半点不悦,倒也是放了心,对墨昶道:“今日见着王爷王妃琴瑟和鸣,可见圣上的旨意,是不错的。”

苏黎虽是战场上闯下的战绩,不屑于朝堂那些个争斗,但也并非是不会说话,此话亦是提醒着墨昶这桩婚事哪怕墨昶再是不满意,却也是圣上赐婚,容不得墨昶因着自己的喜好折辱了筠华。

筠华亦是听出了苏黎的意思,故而只是一笑,抿唇不语。

“皇兄,自是不会错的。”墨昶简单地说了一句,继而抿了一口茶。

“听芙居那边的荷花已然盛开,你是等了许久的,去看看吧。”苏黎对着筠华道。

筠华的目光在苏黎与墨昶之间,微微打量了一番,知晓了苏黎的意思,便是起身出去。

苏黎见着筠华出去,对着墨昶道:“王爷于同一日娶了小女与安国公的长女,不知道是何意。”

墨昶知道苏黎一贯是直爽的性子,只是不想竟是问得如此直接,不免有些错愕,沉吟片刻,道:“苏将军以为,本王是什么意思。”

“臣自然是对王爷风月场上的事儿没什么了解,亦是不想着了解,但是筠华自小在大漠长大,自是不比安氏在金陵长得心思通透,望王爷多加照拂。”苏黎说的诚恳,墨昶一时间亦是没有瞧出些什么其他的意思在。

“既然已是湛王妃,该有的礼遇本王自然会照顾到,至于其他的,自然也是尽力而为。”墨昶淡淡地回着。

“昨儿,皇上召臣进宫议事。”苏黎看着墨昶的神情,继续说道,“安氏的事。”

墨昶闻言果然一顿,问道:“皇兄与将军的事自然是要事,本王也是不便多问。”

苏黎见着墨昶回答得小心,自己也是一笑,道:“安氏,还嘱咐臣先是别与王妃说,先与王爷,知会一声。”

墨昶心下顿时了然,看着苏黎,道:“既然是皇兄的意思,本王自然也只能从命。”

苏黎虽是一介武夫,但是墨昶说的话倒是没有高深莫测到哪里去,两人皆是达成了共识。

这边筠华自己一个人,倒是真的到了听芙居边的荷塘。

有些毒辣的日头被头顶的柳枝遮挡了些许,只留下斑斑点点的投影。

满目的碧色,里头夹杂着亭亭玉立的清荷,粉的极为好看。

“许久没见的如此好看的荷花了。”身后熟悉的声音令筠华即便是不回头亦是知道是谁。

裴翊踩着步子缓缓走到筠华身侧,两人相视一笑。

“今日,你倒是在。”筠华的视线重新放回面前的荷塘上。

“知道是你回门的日子,有些事儿过了今日只怕也是找不到机会说了。”

裴翊与筠华到一旁的凉亭中落座。

“什么事?”筠华问道。

“萧氏,今日是要在金陵过的除夕。”裴翊嘴边不自觉流露出一抹苦笑。

筠华见着裴翊的神情,自然也是知道这缘由所在,道:“阿音去年已然及笄,他们,不会在意的。”

裴翊看着筠华,沉默良久,道:“可是我在意,北麓侯府全靠着我,偏偏都是武将,我不想叫她受苦,也不想,叫人觉着我是高攀了萧氏。”

“那你今日想与我说些什么?这个事儿困扰了你许久,我原以为你随我回了金陵,是想……”筠华没有说下去,看着裴翊颇为落寞的神情,自己也是不忍心,到底是自幼一道长大的情分,筠华也不好过于责备了去。

裴翊叹了口气,道:“若是回来了,你……”

“本王不知,原来裴少帅与王妃如此熟络了去。”墨昶的声音叫裴翊话音一顿,两人双双看着过来的墨昶。

筠华缓缓起身,道:“王爷说笑了,不过是一道说些事儿。”

“何事?”

“私事。”

筠华与墨昶的一来一往,倒是叫一旁的裴翊有些心惊胆战,怕一个不小心叫墨昶误会了什么,惹怒了他。

“私事?”墨昶反问着筠华。

筠华一直看着墨昶,道:“是。”

墨昶亦是看着筠华,两人又是沉默,谁也是不说话,半晌,墨昶才冷声道:“不早了,回府罢。”

墨昶率先转身离开,裴翊颇为担忧地看着筠华,筠华只是笑笑,道:“无事,我且回王府了。”

回了王府,墨昶却是像没有发生过什么事情的一般,两人亦是分道扬镳,一日便是如此过去了,直到天擦黑时,墨昶这边亦是没有什么反应。

此时,王府寒君斋中,烛火拉长了两人的身影,皆是挺拔伟岸之姿。

“户部,兵部,吏部,刑部,安氏的势力太大,动一人便是官官相护,若是不动,这大玥,早完事他安衍的。”隐藏的戾气在一片烛光中带着奈人不得的不甘、无奈在。

“近年来,北羌一直向西北扩张,领土增长十分之快,此是外患,苏氏从北境回来,但是苏家军却还是驻守北境,西北方有着朔门军,这些,都不是吃素的。”墨昶沉稳有力的声音带着杀机与狠厉。

“安氏呢,他们同样是有武将的。”

“只怕是他们没有,抗旨的罪名无人可担。”

“一阶纨绔,你不怕耽误了军机大事?”那人问道,颇为忧虑。

墨昶一笑,道:“北境的将领是苏氏的心腹,自然是不怕的,况且,皇兄的意思他们即便是不愿,也是不得不从。”

“看着倒不像是不愿的,你可要掌握好分寸。”那人之前的情绪此刻像是得到了什么安慰一般,话语间也是轻松了不少。

“安氏的人,遣几个不安分的,便罢了,再寻个错处,免得生了防备。”墨昶亦是减轻了不少紧张,似是想起了什么,一笑。

那人瞧着却是新鲜的,不由得问道:“许久不见你笑了,今儿是为了什么,是你的王妃,还是外头以为你们情深义重的侧妃?”

墨昶闻言却是不答,只是问道:“裴翊此人,如何?”

“裴翊?”那人稍加思索,回答道:“北麓侯府的世子,只怕明年及冠便是承袭这爵位,虽是在苏黎的军中长大,但是苏黎不过也是提点一下,这少帅的位置可是自己靠着战绩挣来的。”

墨昶闻言,道:“倒也是个人才,希望与苏府一道立场便好。”

“只怕是会的,他与那王妃自幼在一处长大,感情好得很,后来苏黎领命驻守北境,他两亦是在北境一道长大,北麓侯夫人似乎也是喜欢你那王妃的……”

那人明显着说着笑,但是墨昶的面色却是有些阴沉,并不是那么好看的在。

“我不过是说笑,他们二人若是能成,只怕也是轮不到你,你可要知道,赐婚的圣旨下来之后,两府平静的很,且听皇后说,这裴翊是与萧氏的独女颇有些渊源,你可莫听风就是雨的,硬生生地误会了去。”那人也是怕墨昶有什么冲动之举在,故而也是有些着急。

墨昶闻言沉默良久,才道:“这样……最好。”

“人是你求来的,可别为了一个安氏便是将人推得远远的。”那人劝导着。

墨昶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又是一片沉默。

那人见状,却是悄然离开了去,墨昶显然是习以为常的,打开了窗子,此处正是高楼,望下去,轻车熟路地找到了那个方向,看着依旧亮着的窗户,脑海中是熟悉的人的音容笑貌。

浅笑盈盈之下的处变不惊,平淡如水。

只愿一切,如自己预料的那般便好……

《红窗月孤眠》精彩评论

    作者(祎旻)可能开文的时候也没有做过主线大纲吧。从王熙凤到林如海,废太子,贾母都是红楼世界。成为王熙凤的时候贾赦花心女主(墨昶,苏黎)还会有点不开心。但是过后很好的接受了现实。毕竟女主(墨昶,苏黎)穿越前已经是个退休的老太太了,什么事情没遇到过。之后独立出去的白狐世界又给女主(墨昶,苏黎)增加了阅历和成长。到变成林海成为一个需要有三子七孙的人。经过一段时间的心理建设还有原主的残念等等也成为了一个有妻有妾的人。废太子有一个很好的大脑,这个时候她开始学会怎么做皇帝,一个国家的管理和建设,加上在后世学到的知识帮助了她的成长。殷商出现的帝辛有成为男主(墨昶,苏黎)的趋势。当是两人思想差距蛮大的。不看好。也不喜欢,直男癌加上古代的大男子主义。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