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 《重生之嫡女难惹》重生之嫡女难惹TXT 03.剖腹取子【二】 重生之嫡女难惹精彩试读

《重生之嫡女难惹》重生之嫡女难惹TXT 03.剖腹取子【二】 重生之嫡女难惹精彩试读

发布时间:2020-02-20 18:52:20编辑:百小白来源:阅文集团小说作者:墨忆晴 状态:已完结

《重生之嫡女难惹》作者:墨忆晴,古代言情类型小说,主角:云枫,欧阳希,本小说主要讲述了: 这种蚀骨的痛连同要失子之痛全部涌了上来,沐清染沐青染双手紧紧地握拳,满心的苦涩,“就因为你肚中有了孩子,所以我的孩子就该死?”

>>>《重生之嫡女难惹》在线阅读<<<

《重生之嫡女难惹免费试读


这种蚀骨的痛连同要失子之痛全部涌了上来,沐清染沐青染双手紧紧地握拳,满心的苦涩,“就因为你肚中有了孩子,所以我的孩子就该死?”

沐雪莉轻笑一声,“姐姐说的哪的话,妹妹怎么敢有这样的心思。”突然之间,却是敛去了笑意,面色有了几分狰狞,凑近了沐清染的耳边,轻声道,“若是姐姐的孩子不死,我的孩子又如何能够成为相府的嫡长子?”

然后又轻轻的退开,道,“所以姐姐你说你的孩子该不该死?”

一切还有什么不明了的呢?

沐清染疏忽仰天大笑,开口的话却是那般的刺耳,“沐雪莉,岳东,我祝你们百年好合,我也要诅咒你们此生断子绝孙,就算侥幸有那么一两个出生的,也是三头六脚的怪物!”

似乎是戳中了岳东的某根神经,岳东一下子翻涌上一口气,怒不可解地上前,一脚踢翻沐清染,拿过沐雪莉手中的匕首,“沐清染你竟敢如此咒本相,单说莉儿已经怀了本相的孩子,只要你死,她便是名正言顺的丞相夫人,又有谁敢多说半句不是!你竟敢诅咒本相的孩子!本相现在就让你的孩子身首异处!剖腹取子这般血腥的事情本相亲自来!”

沐清染满脸不敢相信地看着他,做着最后一步的挣扎,“岳东,你这么做就不怕我爹怪罪你吗?”

还没等到岳东没有回答,沐雪莉已经先一步给出了答案,“姐姐,难道爹爹没有告诉你,他肖想母亲的那嫁妆已久了么?”

沐清染疏忽瞪大了双眼,母亲在她十二岁离世之时,拉着她的手,守着祖母和舅舅说在死后,嫁妆都归她留着她出嫁之时用。

而爹爹在她的面前百般提出要让沐国公府上的唯一庶子沐雪枫照看母亲名下的几家铺子!本来还以为是为了培养沐雪枫,她本想这两天就松口的,没想到……没想到……

原来是这样啊!

倒也是,如果母亲名下唯一剩下的嫡女也死了,那这些嫁妆不就归了国公府所有,哪里还需要她的爹好说歹说跟她要。

哈哈哈……真是极好的一家人!

对了,还有姐姐!沐青染的眸中出现了一抹晶亮,抬着头,微张着嘴,想要说些什么。

可能是看出了沐清染的想法,沐雪莉继续微笑着答道,“二姐姐放心,你死后,爹爹就会进宫禀报清妃你暴病身亡。”

还真是步步为营啊!所有的一切还真是没有任何的预兆啊!

沐清染闭上了眼睛,不再言语。

这无悲无喜地态度落在岳东的眼里感觉像是不屑他一样,心中更是燎起了火,手上的匕首再也没有半点犹豫地刺进了沐清染的肚皮,用沾满鲜血的双手将那已经成型的孩子拿了出来。

似乎是为了报复沐清染,岳东将那个孩子狠狠地摔在地上,脸上的得意尽显。

而沐清染此时虽是痛到骨子里却没有半分的流露,紧紧咬住下唇,双手握拳。

许是看着沐青染此刻的表情还不满意,沐雪莉走了上前,附在沐清染的耳边轻轻吐出一句话,“姐姐怕是还不知道害死母亲的是谁吧……不知道母亲在天之灵若是知道姐姐认贼为母该是怎样的痛彻心扉。还有啊……就连姐姐与相爷的相遇也是姨娘精心设计的呢。”

《重生之嫡女难惹》 精彩点评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墨忆晴)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云枫,欧阳希)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墨忆晴)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重生之嫡女难惹》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云枫,欧阳希),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重生之嫡女难惹

重生之嫡女难惹

作者:墨忆晴类型:古代言情状态:连载中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墨忆晴)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云枫,欧阳希)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墨忆晴)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重生之嫡女难惹》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云枫,欧阳希),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小说详情